【过年那些事】新年记忆

作者: 佚名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5-03-13 阅读
    新年临近,不觉有些惶恐,早已没有了儿时那般虔诚的企盼,和别的节日没什么不同,亲人们急急忙忙的聚在一起又着急忙慌的各奔东西,就像下了一场急雨,还没热透就散了。

  妈妈和弟弟都在南方,新年就更少了一个盼头,只能和婆家人在一起呆上两天,吃饭基本上是下饭店,爱玩的玩玩麻将,不爱玩的就是手机不离手,玩微信,在一起说话唠嗑都很少。想到这些,感觉新年真的很无趣。于是,在回忆中又把那些有关新年的旧事翻了出来,走走心。

  (一)迎新年

  八十年代初期的东北,刚进腊月,便开始忙活年。淘米做粘豆包、杀猪、宰鸡,忙得是热火朝天。好像一年的辛劳就是为这一天。我们一大家子11口人,爷爷、奶奶、大伯、大娘、爸爸、妈妈,还有我们五个孩子,在一起。一想到要过年了便激动,扳着手指头进行倒计时,眼巴眼望的,感觉只有过年才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日子。

  母亲身体不好,只是做些针线活,给我们做新年穿的新衣服,而娘负责做鞋。那个时候我们穿戴的都是母亲自己做的,上衣是用大红条绒料子做的娃娃服,前后身掐着褶,前胸绣着花草,裤脚也绣着花,唐绒面的棉鞋前脚尖上也绣着花鸟,我们穿的衣服全村的大人孩子都羡慕的不行。

  我们几个孩子帮娘打扫房子,把能洗的都清洗一遍,把墙壁和棚顶的灰尘、蜘蛛网扫干净再粉刷一遍,干了之后再贴上满墙的年画,桌子上的陈设一尘不染的,还有祖母的两只青花瓷大胆瓶,嗬!感觉真新鲜啊。最主要的还有平时不常吃的东西,苹果、橘子、大柿子、冻梨,糖果自然是少不了的。娘把花生、瓜子早早的炒了两笸箩,放在厢房里冻着,啥时吃起来都不会潮。还有冻豆包、豆沙包、馒头,冻猪肉、小鸡、大鱼,这是我们一正月的吃食,准备这些东西就忙活了好一阵子。

  我们一大家子人多热闹,尤其是祖母那很有感染力的“嘎嘎嘎”的笑声,还有她那三寸金莲走出的鸭拽步,她总是知足快乐的在儿孙之间不知疲倦的忙活着。我们几个孩子跟屁虫一样跟着伯父弄弄这个,弄弄那个,从镇上买回来的烟花爆竹就放在炕头上,等着除夕晚上放,准备好了扑克、纸牌正月里玩,还有“嘎拉哈”(早先东北孩子玩的一种羊骨头、猪骨头),还有给我们女孩买的当时很流行的纱布堆的各色的头花,感觉像红楼梦里薛姨妈给大观园的姑娘们送的堆花,喜庆极了。我喜欢的不得了,那时候虽小却很爱臭美呢。

  (二)写春联

  三十头一天,我和祖父最忙,忙着给村里的人写春联。因为祖父是村小的老师,又念过私塾,会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我和祖父也十五半遭的学过。所以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家便门庭若市,求春联者甚众。

  祖父有很多毛笔,狼毫、羊毫、大的小的一大笔桶,我至今还留着祖父给我的那只狼毫笔,写起字来依然笔锋刚劲。记得那时候的春联很有新春气息的,横批有“春回大地”、“福满人间”、“五谷丰登”、“万象更新”、“吉星高照”、“鸟语花香”、“春光明媚”、“锦绣山河”、“六畜兴旺”、“牛羊满圈”等等,对联是什么“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人间福满门”、“爆竹一声辞旧岁,桃符万户换新春”、“艳阳照大地,春色满人间”······好一派辞旧迎新的气象啊!

  村东头的“三哑巴”还闹出了笑话,他拿着祖父给他写好的春联乐颠颠的回去贴,他人憨又不识字,也不问问人,就凭感觉贴,居然把“牛羊满圈”贴在了自己家的门楣上,这让那些识字的人们笑话了很长时间,而三哑巴则憨厚的笑笑,并不计较。

  写好了春联,再剪一些窗花,在寒风中把能贴的地方都贴了,到处喜气洋洋的,连鸡狗仿佛也受到感染,很是温顺,不吵不闹的,年味儿那个浓的哟,让你站在寒风中就可以闻得到。

  (三)新年到

  新年很快在大人的忙碌和孩子们的祈盼中欣然的来了。

  大年三十的早上,我们都早早的起来了,头天晚上因为兴奋睡不着。穿上母亲做的新衣服,上衣和裤子共有四个大口袋,里面装满了花生、瓜子,一路小跑去找村儿里的鼻涕娃儿们比谁的衣服漂亮去了。可新衣服穿了几天之后,早就没新衣服的样了,气得母亲举起笤帚佯装要打我们,我们便淘气的捂着头一哄的没了影。到吃饭的时候,还得祖母用类似卖豆腐的音调呼唤我们回家,我们便踏着夕阳的余晖呼啸着带着一身的风尘回家了。

  三十晚上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全村灯火通明,家家都点上了100瓦的贼亮的大灯泡,整个村子灯火通明。大约晚上十点多,人们便迫不及待的放起了烟花鞭炮来迎接新年。于是以往寂静的村子骤然间开了锅,此起彼伏了好长一段时间,火光映红了一大块天空。

  放完了鞭炮大人孩子才意犹未尽的捂着冻红的脸蛋回到屋里,然后煮饺子,热热闹闹的吃饺子。饺子里还会放上糖块和几分钱的“钢镚”,为了能吃到,会吃得撑得不行,祖父会发用红纸包的压岁钱给我们。

  好事都聚一块了,这样的年怎么能不让人盼得眼睛发绿呢?那时候家里还没有电视,但我们是打算玩通宵的,祖母说是守夜。可是玩着玩着我们几个孩子就挺不住了,东倒西歪的睡倒在炕上。而此时祖父、祖母、伯母和母亲玩纸牌正玩得不可开交,时不时的因为祖母的耍赖争得面红耳赤。有一次她们四个玩牌正兴起,我在她们身边钻来钻去,妨碍了他们,结果被母亲随手那么一掐,我那嫩嫩的小白脸上顿时就青了一块,被祖父发现了还把母亲好一顿数落。

  (四)正月里

  正月里,该互相串门走亲戚拜年了,晚辈给长辈拜年时也会送上各种礼盒。记得去我们家串门的亲戚特别多,都是祖父、祖母的侄男外女,兄弟姐妹。一来客人我们就高兴,因为有很多果子可以吃。祖父性格开朗,亲朋好友都爱接近他,在炕上摆个小方桌,祖父便和客人在雾气氤氲中边喝茶边谈笑风生,我喜欢坐在祖父膝前听他们说话唠嗑,看阳光斜斜的倾泻在炕上慢慢的挪移,看他们表情异常丰富的讲起过去的、现在的远近十里八村的事情,烟气、水气纠缠着,充满了人间烟火味道。

  好日子总是不禁过,很快到了正月十五,那就是晚上送灯、放烟花了,把谷糠拌上灯油一堆儿一堆儿的放在由家门口开始一直延伸到院外很远的路口,然后点燃,寓意大概就是祈福免灾之类的。

  然后燃放“钻天猴”、“魔术弹”、“鸟语花香”等各色烟花,看着一颗颗烟花在星空绽放,或在地面噼啪作响,真有鸟语花香的味道。在烟火通明之中,我们几个孩子每人提着一盏外罩玻璃罩的蜡烛灯笼开始了到处游走,要走百病。外面的人很多,大人孩子都有,这么晚出来走让人很是兴奋和好奇,呼出的白色雾气一团一团的此起彼伏,伴着孩子们兴奋的喊叫声异常的温暖。

  过了十五,年也就基本过完了,小村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回忆总是伴着温馨和伤感,儿时时光早已远去,亲人们走着走着也都散了,年的味道也渐渐的淡了。不管怎样,春节是一年新的开始,在心里依然会有新的企盼,依然会希望满满,回忆过去的同时会倍加珍惜每一天的美好。新年,正在赶来,那就满心欢喜的迎接它吧!

  作者:周春英 QQ:475147535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