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簇拥的青春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7-10 阅读
  

真正感受到母亲的爱,是在我长大的那一瞬。从前以为,母亲只爱姐姐。

母亲说,姐姐是太阳,我是月亮。所以每当我衣服破了或者过年时,母亲拿了姐姐穿过的衣服给我,我总觉得天经地义。太阳那么亮,月亮自然得让着它。

十二岁那年,夏天来的时候,母亲拎了两件粉红色长袖衫走进我和姐姐的房间。姐姐撂下手里的课本跑向母亲,抢过两件长袖衫,在身上比呀比的。我低下头去继续写作业。

你和妹妹一人一件。母亲这样说着,伸手从姐姐手里拿过一件长袖衫,递给我,快试试,看合身不?见我愣着不动,母亲把我从小板凳上拽起来,揪住我身上的红毛衣的底边儿,往上一提留,再将长袖衫穿在我身上,然后就盯着我看,不,是打量。眼睛里满满都是爱。

母亲突然把我搂在她怀里,摩挲着我的头发说,长成大姑娘喽。我抬起潮乎乎的眼睛问母亲,以后我也能像姐姐一样穿新衣服了么?母亲点头的那一霎,我蓦地觉得我从灰姑娘变成白雪公主。心想,长大真好。

名字控

母亲和我说话的语气也软和起来,越来越喜欢用问号。写完了作业再玩好么?帮妈妈拿个盘子来好么?下次考试成绩争取再提前一个名次好么?……

十五岁那年,我去外地上学。每次回家,母亲总像待客人似的,给我做一桌子好吃的。有一次我化学考砸了,母亲不但没嚷我,还温言软语地劝慰开导了我一番。我忍不住问母亲,不生我气么?母亲说,我长大了,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了,她能做的,就是减轻我的压力和疼痛。

呵护我青春盛开的,不止我的母亲。

高二那年,一次,周末过后,我骑自行车去几十里以外的学校,半路上突然下起大雨。因为是土路,不大会,自行车就黏在地上不走了。我下来车子,用手指一点点抠搓着糊满辐条的泥巴。突然听见一个声音说,是去学校上学的吧?抬头,是一位扛锄把的大叔。不知道是他慈祥的目光还是亲切的声音感染了我,忽而觉得很委屈,眼泪啪啪嗒嗒掉下来。

大叔说了句“别慌,我找人去送你”,然后转头朝后面一个开三轮的人摆摆手,等那人来到跟前,大叔说,送这闺女去学校。那人二话不说,弯身将我的自行车拎进车厢,然后钻进车头,打开右边的门,笑微微地望着我说,上来吧。

至今我不知道那人和大叔叫什么名字,他们是什么关系,但他们带给我的感动和温暖,永远黏附在那段青春岁月里,在悠悠的时光中氤氲,弥漫。

在我的青春画扳上,涂下最浓重一笔的,要数我的高中班主任。

那天,我去母校拿大学录取通知书。狂欢过后,蹬起自行车回家报喜,被班主任叫住,让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白信封,递给我,说,对不起,没有及时给你。我低头看邮戳,一月十三日,半年前的。

班主任說,他早就发现写信的男生对我有意思。一天放学后,同学差不多都走光了,这位男生仍然端坐在位子上,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便站在门外悄悄观察,发现男生将一张纸条放进我桌洞里。等男生走后,班主任拿出纸条,锁在办公室抽屉里。

第二天,班主任找男生谈话,男生却理直气壮地说,爱情没有错,然后摔门而去。

后来,班主任又找过男生几次,都无济于事。男生一如既往地往我桌洞里放纸条,每次,班主任都站在门外悄悄等,男生走后,他再把纸条从我桌洞里拿出来,锁进他的抽屉。

末了,班主任笑微微地说,如今你翅膀长好了,何去何从,自己拿主意吧。

我拆开白信封,掏出里面的纸条,齐整整码成一摞。我数了数,一共八十一张。

八十一张纸条,八十一个守望,蕴藉着不尽的呵护和关爱。这呵护和关爱,便是杜甫笔下的春夜喜雨,默默滋润着我的青春年华,绽放,吐香。

如果用四季比喻一个人的一生,那么,青春便是鸟语花香的春天。不仅美丽,而且温暖。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