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湖心扔一颗石子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7-10 阅读
  
  每周五的下午最后一节课,是我们最自由的时光。
 
  在这短暂的时光里,我们女生可以坐在学校月牙湖边快乐地说笑,我们可以偶尔向湖心扔一颗石子。然后,我们一起看着小石子荡起涟漪,一圈圈,慢慢地荡漾开来。
 
  刚刚进入高三,离高考不到一年时间了,学校为了缓解我们的心理压力,故意让这一节课由学生自己处理。也有同学在教室里拼命地做题,我觉得用不着。我林子怡就不那么拼命,成绩也是全校前十名呢。
 
  那些男生们呢,篮球场自然是他们的好去处。篮球场其实离月牙湖不远,那三分投篮时刻,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女生们尖叫的声音。篮球场上没有我看好的明星,我是没有兴趣的。今天的化学测试我居然拿了个满分,我“嗵”地一声,向湖心扔出了一颗小石子。那石子圆圆的,像颗可爱的汤圆。
 
  我可爱的汤圆荡开的涟漪还没散开,另一颗石子又落在了它的旁边。
 
  名字控
 
  “是谁这么不知趣地扔出来的啊?”我大声地叫着。
 
  那石子是从我的身后投出去的。我一扭头,看见了一张男生的脸。有些方正的国字脸,显得刚毅。那脸有些白皙,渗透出三三两两的青春痘。他抱着一个篮球,身高应该超过了1米75。
 
  “是我。柳天一。”他说,很清楚地吐出了几个字。
 
  我这才想起学校光荣榜上,那榜首的名字“柳天一”,原来就是这个家伙啊。
 
  我随手又捡起一颗小石子,向湖心拼命扔去,远远地。
 
  柳天一抱着他的篮球跑向了球场。我记住了他的脸。
 
  那张脸在高三(1)班,我在高三(4)班。下课的时候,我就会张望窗口,看是不是有那个身影从走廊经过。我有事没事地,就去高三(1)班走走,找找我的初中同学李兰,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说话,眼睛却搜寻那张熟悉的脸。
 
  我从超市里买了女孩子觉得最芬芳的洗发水。我要让那张脸感受到我气息的存在。
 
  课间操,我们两个班级相隔不远。他站在我后边三排,左右间隔六行。以前的课间操,我是滥竽充数的一个人。如今,我几乎是班上做课间操做得最标准的一个。
 
  我也成了篮球场边的优秀啦啦队员,再有三分球的时候,我也会大声地尖叫。那张脸就只是一个弹跳投球,我也会提前叫好起来。
 
  每周五的下午,我照样去扔石子。我会挑选最圆最漂亮的小石子,朝月牙湖心慢慢地扔。我知道我在等待那张熟悉的脸出现。
 
  这次月考之后的光荣榜,我是第一个跑去看的。榜首仍然是那个熟悉的名字“柳天一”,我的名字已经落在了第36名。
 
  但是,人有时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我仍然用那种芬芳的洗发水,我依旧穿漂亮的裙子,我还是会在窗口搜寻那张熟悉的脸。
 
  就在星期一,我居然与那张熟悉的脸相遇了。在上教学楼的二楼楼梯口,他穿着一条破洞的牛仔长裤,脚下却是一双人字拖。拖鞋与他的赤脚撞击着,发出刺耳的声响。我甩了一下我的头发,将我的头扭了过去。
 
  星期三,我又看到了他,柳天一。在放学路上,他在我前边走着,仍然趿着人字拖,那右手,似乎没有洗,伸出了食指,用力地抠进了他的鼻孔。我往回走,我不想再看。
 
  名字控
 
  我又开始潜心我的学习。我不再用那种芬芳的洗发水,我不再向窗口寻找什么,我不去篮球场做啦啦队员了,我穿起了我喜欢的校服。
 
  我几乎忘记了什么柳天一的样子了。
 
  就在昨天,高考之后的第二個月,我收到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我开心地向老爸老妈报喜,老爸请我外出吃虾王大餐,说:“真好,我们家里有这么优秀的女儿。我想问一下,北京这所重点大学是不是在你们学校至少录取了两人?”
 
  “您怎么知道有几人呢?”我反问。我确实不知道这所重点大学在我们学校录取了几人。
 
  “是这样的,”老爸慢慢地说,“今天上午,有人打给我一个电话,问我们家女儿是不是被这所重点大学录取了,他说他自己也被这所大学录取了。”
 
  “然后呢?”我追问。
 
  “然后,我问他是谁。他说,我穿过破洞牛仔裤和人字拖,还有,我还认真地抠过鼻孔。我听了,真是莫名其妙了。”老爸说。
 
  我笑了起来。我知道是谁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也莫名其妙。”我说。我不再说话,我和老爸老妈开始吃虾王大餐,我没有了话。
 
  第二天是星期五,下午的时候我到学校去,在月牙湖边,我挑选了最漂亮的带着玫瑰色的一颗小石子,用力地投向了湖心。学校正放暑假,校园里并没有人。
 
  那颗漂亮的小石子,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轻快地落在了湖面,荡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一会,湖面又平静得像面镜子了。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