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发生的事

作者: Poison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6-07-06 阅读
  
  (这是我在北大培文杯上落选的作文,浙江小初一枚,想请各位大神帮忙指导一下。还有这次ONE一个杯比赛我想问一下什么时候截止,想试一试,但没有经验。)
 
  “挡在这干嘛,快滚开。”同桌狠狠地踹了他一脚。他哆哆嗦嗦地走到一旁。我瞪了他一眼,又转身跟同桌说:“别理他这个傻子。”
 
  他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服,向前走去。手臂微微地扫过同桌的笔。“你干嘛!”同桌推了他一把,冲他吼了一句,又拿出餐巾纸仔细的擦了擦。我在一旁笑道:“会沾上霉运的,还不赶快去洗。”同桌的脸刷的变了,一路小跑到厕所间。他又踉踉跄跄地走回自己的座位,小心翼翼的坐下来,看了看周围,似乎又怕有人来打他。“砰”的一声,一个男生把他的凳子踢倒在地,他随即也倒在地上,手臂上破了点皮。那男生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傻子就是没用。”同桌看到这番情景,往他身上又踢了一脚,从这边滚到那边,又被踢了回来。我在一旁哈哈大笑,与前面的女生讨论他那狼狈的模样。踢了两三回后。同桌才肯罢休。
 
  这时,老师出现在门口,板着张脸说:“你们是不是欺负人家了?”同桌笑嘻嘻的对老师说:“没有呢老师,我们只是跟他玩玩,对吧?”说罢又朝我们这挑了挑眉。我们立刻反应过来,大声附和道:“就是就是,只是男生的玩玩而已。”老师向他走去,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亲切的对他说:“没事吧,他们没欺负你吧。男生之间打打闹闹的很正常”,同桌向他狠狠的瞪了一眼,仿佛在说,你要是敢说是就死定了。他躲闪着目光,低下头,揉了揉发红的手臂,沉默了几秒,说:“没……没有。”
 
  因为天生智力残缺。他,变成了我们班公认的傻子。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多多少少都是讨厌他的。像上面那一幕在我们班可是屡见不鲜。老师也不太管我们,只是想成孩子们之间的玩耍。每天欺负他,似乎成为了男生们的乐趣和发泄的工具。女生们只是在旁边看着,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
 
  可是有一天,他不见了
 
  那一天上午,同桌正想着怎么样收拾他。可那个角落里却没有那个佝偻的身影。只有他的那本破旧的语文书,在男生们扔来扔去之后被遗弃在讲台桌上。
 
  抬头一看,老师一脸阴沉地盯着我们,那目光让我有些毛骨悚然,我浑身打颤了一下,低下头去看着书本。同桌悠闲的转着笔,还轻轻的吹着口哨。老师突然走过来,“啪”的一下把书拍在桌子上。吓得同桌一抖。“上课给我认真听,看看你自己的表现,什么时候叫你父母过来聊聊。”老师沉着脸,拖着长长的尾音。同桌挠了挠头,弱弱地说了声:“老师,我知道了。”我的心里却有点不安的念头。不会是那傻子跟父母说了吧,然后老师要教训我们,老师平常都不说同桌的。他今天没来,不会真的是吧,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越来越不安,怕下一秒老师就会叫我,当着全班的面说我欺负同学。
 
  手里握着的笔啪嚓一声掉在地上。
 
  同桌看我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帮我捡起笔来。又翘起二郎腿,问我:
 
  “你咋了?”
 
  “你说,那二傻会不会把我们欺负他的事情告诉老师。所以他才没来,老师才会这么说你。”
 
  “他哪有这个胆儿,别担心,”
 
  我咬着嘴唇,鲜血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大脑。“要不我们跟老师服个软,要不直接承认?到底怎么办!”同桌扯了扯我的袖子,手似乎在颤抖着。“不知道。”我低下头,趴在桌子上。同桌也跑到他们男生堆里不知叽里呱啦说些什么。大概是那件事吧。
 
  “平时都是你们打的,不管我什么事。”“明明是你打得最多。”“胡说!”“就是你!”听到这声音,我转过头去。看着一群人在推来推去,巴不得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别人。老师正好路过似乎瞟了我们这一眼,又走了过去。
 
  前桌戳戳我的手臂,问我发生了什么。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她。“那怎么办?”她捂着嘴巴,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对策,又想办法推脱这件事。“我平时只是笑笑,不管我什么事。”说完连忙转过身去,写起作业。我只能听到自动笔芯嘣嘣嘣的断裂声。
 
  一天就在这惶恐不安中度过。
 
  晚上回到家,父亲一路跟随我走回房间。我努力使自己保持平静,把书包放在地上,瘫坐在椅子上,不去看父亲。父亲突然说了句:“最近表现怎么样?”我忙说:“很好。”他看着我没吭声,转身带上门。
 
  “嘭——”
 
  我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不会告到爸妈那儿了吧,那怎么办?天哪,怎么会这样。老师肯定会说的,完了完了……”又一个转身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一侧目,窗外的月亮皎洁而又明亮,但夏夜的蝉叫却又异常刺耳。
 
  我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恍惚间我来到了教学楼的楼梯口,就听到一阵歇斯里地的大喊:“还我儿子!”我踏进教室门,一个头发乱的像鸡窝似的女人那这张白色横幅,隐隐约约看到几个血红的大字。我拍了拍同桌的肩,正想问怎么了,发现他全身都在颤抖。“是,是那傻子的妈妈。”我愣了一下,书包刷的一下掉在地上。抬头看上讲台,正好对上那阿姨的视线,她一看到我,快步走过来,扯着我的领子,大声吼道:“是你对不对,是你对不对!都是你们这般欺负我儿子,他才会死。都是你们!”她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大概是因为哭了太久而发肿。老师急忙过来制止,那阿姨却誓不罢休,盯着我一直吼:“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我双腿一软,倒在地上,眼睛无神的盯着前方,喃喃自语:“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不是我!”我猛地一下起来,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我把灯开起来,坐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漆黑的天空,月亮埋没在云层之中。
 
  一夜无眠。
 
  第二天,他还是没有来。只有他那本语文书孤零零的在讲台上。
 
  我想去找老师却又不敢。让他回来吧,我祈祷。不知该向上帝,耶稣,或哪一位救世主,让他回来,我知道错了。我知道人要有所敬畏。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他才出现了。还是那副傻傻的佝偻的样子。
 
  听他们说,他父亲带他去做了手术。
 
  谢天谢地,我以为的事情不曾发生。可在我的心中,它又真真切切的发生过。
 
  对不起!
 
  我在心里默默的对他说,把他一直落在讲台上的破旧的语文书端端正正地放在了他的桌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