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监私奔记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7-15 阅读
  
  (一)刷马桶的小太监
 
  陈曦第一次见到美男冯易是在皇宫西北角的旮旯。
 
  他站在不远处的墙角遥遥朝这边望来,月白衣衫,宽袖、青丝在晨风里摇曳,一双黑眸亮若星辰,绝对风华堪堪羞煞那枝唯一探出墙来的红杏。
 
  陈曦生平第一次看男人看得呆住,以至于完全忘记此刻她左手拎着马桶,右手举着刷子,鼻孔还塞着两团棉花。
 
  等美男转身离去,她才回过神来,低头一看泪流满面。
 
  穿越女的福利越来越差。好不容易穿越,结果穿成女扮男装的“山寨版”太监,跟着被变态王爷罚到夜香部倒马桶,好不容易来个美男却是在刷马桶的时候以这副惨不忍睹的模样邂逅……
 
  陈曦忧伤地四十五度角斜望天际,良久,鼻孔狠狠喷气。两团棉花以优美的抛物线落入水池。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不知道身体原先的主人为什么冒着欺君之罪女扮男装冒充太监,不如装傻充愣不加理会,然后尽快想办法逃离这该死的皇宫。
 
  与其怨天尤人,不如自得其乐。
 
  陈曦闭眼深吸一口气,挥起刷子刷起马桶:“洗刷刷,洗刷刷,嘟嘟,洗刷刷,洗刷刷,嘟嘟……”
 
  将最后一只干净的马桶搬进里屋,陈曦双手叉腰,做仰天狂笑之姿。
 
  “哈哈,嘿嘿,呵呵……”笑声越来越轻,身体越来越僵。因为她看到美男站在不远处,嘴角抽动,满脸惊恐失色。
 
  而后,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陷入长久的沉默,沉默。
 
  最终打破尴尬局面的是美男,他快步走至陈曦身边,凉薄的唇轻擦过她的耳廓,低声说:“亥时,老地方见。”语毕,他转身走了,没有挥衣袖更没有带走一只马桶。
 
  老地方见!这句台词多么令人心潮澎湃。陈曦的耳朵依旧在发烫,感觉整颗心都在颤抖。天,终究对穿越女不薄啊!
 
  可是,亥时是几点?老地方在哪里?
 
  待头顶狂舞的灵魂缩回躯体,陈曦顿如漏气的皮球般迅速干瘪。她拔腿冲到外面,然而,美男的翩翩身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实践证明,古代知识匮乏的姑娘穿越之后会彻底沦落为草包。总不能随便抓个太监,问这位公公,亥时大约是几点吧。
 
  待到夜深人静,陈曦辗转难眠。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睡,她害怕一觉醒来已跪在断头台。
 
  她盯着黑漆漆的屋顶,胡思乱想着。美男是不是在老地方等她?可以自由出入皇宫,想必身份不低。他跟那个变态王爷有什么关系?
 
  想到变态王爷,陈曦禁不住打个冷颤。
 
  她刚穿越过来的那一刻,见四周环境古色古香,完全陌生,忍不住惊呼:“我靠!不要是秃瓢啊!”
 
  “什么秃瓢?”略显低沉的嗓音颇有磁性,直直传入陈曦耳内。
 
  跟着,一道挺拔的身影将她的视线完全遮挡。金冠束发,青丝垂腰,腰间轻轻摇动的青龙玉佩昭显来者尊贵无比的身份。
 
  陈曦吓得一个哆嗦,“砰”跪倒在地:“小的全家都是秃瓢,小的不想变秃瓢啊。”
 
  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状似不解道:“本王见你乌发浓密,岂会变成秃瓢?”
 
  本王?莫非这家伙是皇帝!
 
  “小的不敢欺瞒皇上,秃瓢实乃家族遗传病啊……”
 
  话未说完,便被人厉声喝止:“大胆狗奴才!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位是何人?”
 
  陈曦浑身一抖。自称本王,又不是皇帝,难道是王爷?想到这里,她真想一巴掌把自个儿拍死。
 
  不过令她想不到的是变态王爷只淡淡说了一句“你这奴才白长了两只大眼”,然后便把她罚去倒马桶了。
 
  欺凌太监,随便罚人倒马桶的王爷绝对当得起变态二字吧。
 
  陈曦暗暗打定主意,今后必须远离变态王爷,能滚多远滚多远。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