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站台的思与忆

作者: 阳光明媚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6-04-22 阅读
  
  (文/梁山县第一中学杨正272600)
 
  午夜的路灯熄了,城市睡着了。
 
  偶尔路过的旅人拖着硕大沉重的行囊。他靠着我冰冷荒芜的躯体小寐,用柔软且破财陈旧的外套做靠枕,然后阵阵鼾声传来。
 
  我叹息一声,继而眺望幽深未知的茫茫夜色,那是虽不熟悉却已刻骨铭心的背影依旧未出现,我不禁为那女孩担心,将记忆播到从前。
 
  从前的我,如莲花般安静盛开在石桥畔,穿着散发着泥土气息的拙劣小褂,日复一日细数马蹄踏碎江南细雨的清脆尾音。
 
  目力所及处是一扇朱红色的雕花檀木门。并未真正注意过,但那日朱门轻掩传来的环珮叮咚将我的目光吸引住,女孩走出来,及地的水袖明媚鲜艳胜过满园春光。
 
  于是,从此之后,她经常在与我相隔一汪碧潭的平地前舞蹈,忘情地舞蹈,只因世殊事异,她的舞,在我看来有时欢乐,也有时悲伤。
 
  她总是在舞一段后停下来,用带着淡淡愁雾的眼睛看着我,于是我读不懂,更觉得奇怪。
 
  几日后,映着碧潭水深,我看着她目送那一叶扁舟的过去,眼中是被祝福粉饰的显而易见的忧伤。
 
  江南的雨在我那并不牢固的琉璃上敲打出时间,我开始猜想她不再出来忘情舞蹈的原因:相约无期,抑或是已然薄辛相负?
 
  院墙高筑,她眼中的岁月在铜镜上镶下的等待与伤痛,却未消逝。于是我记恨着那一汪碧水,纵然已远离了那日我身边的嗒嗒远去的马蹄声,但看到她每日来我身旁痴守的样子仍能使我痛彻心扉。是那张比蝉翼更薄的飞扬的承诺吗?是满怀希望等待已毅然上路的志士的归来吗?
 
  再未看到过那一袭翻飞的妃色霓裳振翅翩跹,也许它已追逐着那辘辘远去的滚滚车轮而去了吧!只剩下逐渐衰老的女孩,用铜镜中的虚无镜像填补生命的留白,紧攥住那一张比蝉翼更薄的承诺任它荒芜自己的绝世芳华。
 
  思绪飘回现今,东方已现鱼肚白。如今的我已被打造成规则的几何结构,借散落的光注视着长长无尽的铁轨。
 
  我又看到了往昔的女孩,当今的老妇人,她像过去几十年一样又来到我身边,依然坚守那一份承诺。
 
  我冷笑:看来,再漫长的等待又怎样?
 
  一声汽笛长鸣,那不熟悉却已刻骨铭心的背影出现了!
 
  我惊异于这穿越时光的相拥,一时失措,茫然无言。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