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最好不相见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7-08 阅读
  
  生生的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
 
  苏穆拉着重重的行李箱,回头看了一眼她待了四年的大学。
 
  她本是早已不习惯留恋过往的人,因为清楚的知道,所有经历过的事情都会被时间带到它们该去的地方,过多的留恋是没有必要的。可此时的心里意外地空了起来。刚刚从宿舍收拾完东西,室友们也都走的差不多了。大四的一年,宿舍的六个人很少能聚在一起。毕业的那天,几个人坐在一起,开始的时候大家像以往一样说说笑笑,突然林依的一句话打破的这样欢快的氛围。她说:“这个学校突然让变的好看了些,怎么以前没发现呢?”苏穆恍惚间也有这种感觉,她沉默了许久,然后拍拍林依的肩膀,眼睛有些湿润的说:“当时只道是寻常。”另外几个人又笑起来,说苏穆又开始当诗人了。苏也笑笑,她心里出现了悲戚感,只是不愿表现出来。
 
  如今要离开这个地方了才知道自己从来都是习惯并且热爱这个地方的人,很多东西必须要把它放在一定的距离外才能看到它的独特。苏不知道为什么站在校门外为什么还要想起这些零碎的事情。长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准备走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维安,双手怀抱在胸前,斜靠在墙边。笑眯眯地看着苏穆。正值夏天,阳光之下,维安还是从前一样能够给苏穆温暖阳光的感觉。她不知道这个曾经放弃他们之前两年感情的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苏心里有千万个疑问,但理智告诉她应该一言不发的从他身边走过。她装作没看见他,低着头拉着行李箱向前走。可是令她难堪的是行李箱的轮子却陷进了一个坑中。她很无奈的想着学校居然会有破掉的地方。一个劲拉着箱子,她不想在他面前出丑,可是每次在他面前她就变得很笨。看着她窘迫的样子,维安走过来轻易的就把重重的箱子拉了出来。他的动作自然,有一瞬间苏穆觉得维安还是以前那个迁就她的男子,一想到这苏的鼻子酸酸的,原来她还是需要被一个人关心。她轻轻道了一声谢,忍住眼泪拿过箱子。
 
  “你还会回来吗?”身后的人语气很认真的问。苏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可能吧。”
 
  “想请你吃顿饭,吃完再走行吗?”苏擦完眼泪,挤出一个笑容转过身,歪着脑袋说,“这可是你要请我的,大出血了我可不管”。
 
  “成”。
 
  维安替她拉着箱子,苏心里又出现久违的温暖感。就再做一次梦吧,面对这个花了两年时间都没有忘记的前任,还是没有办法狠下心。姑且就任性一次,最后一次享受他的关心。
 
  “走来走去,还是老地方啊”。苏打趣他。两个人站在以前常来的小餐厅门前,阳光还是恰如其分的照在维安的身上,苏迎着太阳,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以前最爱看他站在阳光下的样子,他单眼皮,笑起来眼睛眯眯的,仿佛这个世界都是明朗的。苏从未如此迷恋过一个人的笑容。此时,这张脸好像从来没有改变过当初的摸样。苏一时间看得痴了过去。
 
  “发什么呆啊”?维安问他。苏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又发呆了。“你这个样子啊,还是没变,总是呆呆的,呵呵”。维安伸手想抚她的头发。苏突然一个躲闪,维安伸出的手停在她眼前,很尴尬。苏觉得出现了错觉,刚刚自己躲闪的一瞬间好像看见维安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一定是看错了。苏心里想。两年的分离,他怎么可能还对自己有所眷念。苏整理好情绪,径直走进餐厅。
 
  “还是靠窗的位置?”维安问她。
 
  “随便啊,我又没有强迫症,非要坐在那。"苏随口应答着,可同时还是坐在了第二个窗户的位置。维安看着她似笑非笑。他还是把她的习惯记得如此清晰。以前维安问过她为何总是坐在同一个位置。苏说她喜欢透过窗户看路人。比如认识维安就是因为窗户。其实苏本就是一个有些强迫症的人,每次吃饭爱坐在同一个位置,若那个位置有人占了,她就会换一个地方。维安总笑她愚笨。说她死心眼的性格总会使自己吃尽苦头。维安总是这么了解她。苏心里难过,既然如此了解她,为什么还要离开,明知道那样会让她花很长的时间去平复伤口。可他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没有理由,哪怕一个借口。
 
  这两年里,苏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很多次想当面问个清楚。现在有机会了,她突然不想追究了。
 
  “这两年,过的还好吗?”苏问。
 
  “你觉得呢?”
 
  “是我在问你!”
 
  “还好。”
 
  “崩溃了,话还是这么少。”苏托着下巴,仔细看着他。
 
  维安发现苏在看他,挑了一下眉“喂,想问什么古怪的问题快问吧,每次这么看我肯定有事。”
 
  “你还真了解我,说吧,两年间勾搭了几个姑娘,嗯?”苏忍着心酸怪笑着问他。
 
  “你也很了解我啊,像我这么年轻阳光的青年才俊,你认为会少么?”
 
  “哦,那有修成正果的的么?听说之前追你的那个顾大小姐都结婚了,那可是个大美女,我都替你可惜啊”苏摇摇头叹气。
 
  这时维安没有说话,菜上的差不多了,“吃吧,都是你最喜欢的”维安给她递了双筷子,再把碗用热水烫了一遍。这样的动作如此熟稔,苏的思绪又被拉回了过去。“好,吃”。苏笑笑,动了筷子。未维安吃饭的时候从不喜欢说话,今天亦是这样,饭桌上很安静。
 
  “这两年,你一直还是坚持在这里吃饭,坐现在这个位置,每个周三是我们从前到这里吃午餐的地方,分手后你还是来。一个人就那么静静地坐着吃着。”维安突然开口说起了这些。苏稍微停了一下筷子,但还是低头吃碗里的菜,眼泪又在打转,她没出声,很好奇他如何知道这些。“还是这个靠窗的位置,还是那个偏执的你,很多次我都在想,离开你到底对不对,可时至今日,对错都没有意义。回不去的,人生不会再如初见。傻瓜,要毕业了,再也不用看到你形单影只的样子了。离开这里,重新生活吧。”
 
  “哎?你不是喜欢吃这个吗?来,给你。”苏止住眼泪,夹了菜放到维安碗里。
 
  “你听到没有?”
 
  “你吃饱了嘛?太撑了才会多管闲事吧?”苏没抬眼看他。维安叹了口气。
 
  “吃饱了。我走了。你要知道,回不去的。”维安站起身走出餐厅。既然回不去,今日又为何说这些?苏终于忍不住哭起来。她把所有的菜都吃了一遍然后拉着箱子走出餐厅。这也算是结局吧。
 
  离校园越来越远了,苏没有回头,那些因为爱而生出的恐惧、担忧、愉悦以及幸福都在此刻铭记心间。她此刻怀念的竟然不是维安,而是几年来自己的执拗,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这么倔强,倔强到可以忍受所有锥心一样的疼痛,倔强到可以看着那个离开自己很久的人幸福,倔强到不肯忘记他所有的好。
 
  苏穆想起一首普希金的诗:
 
  我曾经爱过你:
 
  爱情,
 
  也许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
 
  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象我爱你一样。
 
  所有的事隔了很多时间,我们才能看清自己,知道心里所不舍,所不弃的到底是什么。苏曾经说,人是虚伪的动物,总是后知后觉,不知珍惜。再也不必回到过去,你我也不必重新开始,时光带走了我们最好的感情,苏,愿你幸福。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像我爱你一样。不,是比我爱你,至少他绝不会离开你。
 
  深夜,维安打开facebook,敲出这段文字。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