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止不似水

作者: Dreamer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7-02-04 阅读
  
  旧故事里的夜雨弦长晕染了十里风光,岁月静好如初。
 
  壹【入骨相思知不知】
 
  安桥总不乏过客,神色匆匆,风尘仆仆。偶有几人一袭衣衫素净,凭栏远眺,极目处眼底青峦一片,墨黛如画,倒别有一番江南行雨落下的凄清。撑三两把油纸伞,几滴行雨忽地落在伞面转瞬跳入河中,漾开些许溟濛颜色。初夏的江南大抵便是如此光景。
 
  又一日行雨缠绵。
 
  青瓦红砖屋檐下。琴弦谱出几曲琴音,缠绵悱恻,不染尘埃。极致之处,似缱绻了千年的思恋,了无荡气回肠之殇,却平添几分“人比黄花瘦”的怅惋。
 
  长檐下丫鬟装束的粉衫女子痴望着眼前女子:似已及笄,青衫素雅,姣好面容上几明透净;素手拨弦,眼中晕不开的是愁思,不知君是否知晓妾情深?
 
  一曲终了,丫鬟回了神,忧扰代替了适才那番痴望,“小姐,你……是否又是想起了江公子?”
 
  那日,华灯初上,市集一片喧嚣。梦梵几番恳求爹爹,终被应允去河边瞧瞧莲灯。梦梵轻倚在青石上望着莲灯飘向河中央,心痒难耐,便走近了。深闺女子哪只河边泥泞中最是铺满了青荇,脚底一滑,眼瞧着快跌入河中,一双手便伸出拉住了她的衣襟。待心神初定,脸色却苍白依旧,望向眼前男子,又红了双颊。是一个俊秀男子,浓眉大眼,一身正气。随即梦梵便听到“姑娘,方才冒犯了,请见谅。”梦梵无措,丫鬟跑了过来,小姐小姐的唤着、梦梵且告了她无碍后,又微微欠身“今日多谢公子了,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江沅。天色甚晚,姑娘早些回府罢。”说罢便转身离去了。
 
  那一瞬确是清狂的。女子如是想。
 
  贰【伊人点黛君清狂】
 
  连着又过了几日,行雨不复。
 
  梦梵穿了衣衫,简单梳洗了一番,便携琴出了府邸。无须多想,来了那日的小河边,安桥下。在两块惹了些许岁月留长的石间置好了琴,铺好小块绸布便安然坐下。素手拨琴三两声,眼底澄澈一片,映着极目处群青迷濛,耳畔干净不似凡音,倒是失了风尘,浑然不若凡俗之境。
 
  引了人来欣赏,三步之外,水泄不通。
 
  又是一曲尽。
 
  梦梵姑娘的琴音果真不落半点凡尘。梦梵抬头,双颊瞬若桃花。‘如此美景良辰,谁能说他不是为我而来?’梦梵想着,一阵心动。浅笑:“原来是故人。”
 
  “不知姑娘是否得空?可否与江某闲聊几句?”梦梵心下当然愿意,也不矫情,便随他走了。
 
  溪水绕了山谷,空旷无奇,难得的是远处山间汩汩泉水自天而落,却平缓无半点心急。梦梵看着江沅“景深雅致,甚美。”她说。江沅轻笑,“多谢夸奖”不知从何处取出一尺长剑,逆风而舞,却有破风之势,透着举世无双的清狂。梦梵也不多言,随手抚琴,未成曲调却透着女子的英勇豪气。
 
  日子就这样悄然流去,不焦躁,却清心。
 
  就在这一琴一剑,一朝一夕之间,梦梵与江沅心心相惜了起来。
 
  晨曦初露,梦梵坐在铜镜前,瞧着镜中面若春风的女子,笑出了声。又拿起了眉笔,细细看着镜中女子轻点黛,淡抹粉。小丫鬟见了,小跑过来。“小姐,你这是要去见江公子?”虽是尾音轻轻上扬,却心下笃定。镜中女子巧笑嫣然,十里桃花盛开。
 
  已与梦梵相识相知数月,又是一日江沅回到府中,便被父亲唤进书房。书房里一片肃穆。老者立于窗前,目光清明,带了忧思。肩上是一只通体白玉般的灵鸽。或是天炎物嚣的缘故,那灵鸽隐隐有些躁动。
 
  “沅儿,你必知朝中奸臣祸乱朝纲,边疆形势异常严峻,不得不与外敌开战。”又一声长叹。
 
  江沅沉默良久,神色依然,只是带了些许惆怅。随即向老者行了个大礼:"儿子不孝,不能予父亲膝下承欢,唯有于战场奋勇杀敌,保卫家国,为江氏家族扬名立万。父亲请保重,待儿归来,必尽儿子的孝义……"
 
  老者并没有转身,以苍老的背影面对江沅。他心里清楚,倘若转身,定不舍儿子去拼死卫国。可,这是江家人的责任,更是他的责任!
 
  江沅出了书房,瞧着这夜色,有些无所适从,便趁着这漆黑一片,到了梦梵府上。
 
  正欲敲门,朱门开了。一女子神色淡淡,站在门内,瞧见是他,眼中霎时变换了色彩,溢满惊喜。是了,那女子如何不是梦梵?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并未搭话,只是静静地凝望着梦梵。良久。“你可是有心事?”“我……有些无奈。”梦梵瞧见他脸色甚差,取了琴,席地而坐,玉手浅动,琴音翩跹,空灵澄澈,宛若山间,清风拂面,流水潺潺。
 
  一曲罢,江沅眉头舒展,心境也开阔了起来。
 
  “朝廷艰险,时局动荡。保家卫国,乃江某之使命。几日后,我会奔赴边疆。倘若剑能回鞘,江沅定不负梦梵心意。”
 
  语毕,转身。清明混沌间,空留正气浩荡。
 
  梦梵嘴角噙笑,确是苦涩。
 
  叁【忆君心似西江水】
 
  大漠狂沙,狼烟四起。
 
  早已数月逝矣。
 
  梦梵已斋戒数日,只因那日去了寺庙为君求平安,一位略发福的僧人告诉她,斋戒可明诚心,倘若有此决心,佛祖必定保佑。
 
  日复日,梦梵不厌其烦地问爹爹前线消息,时时捷报,可心中思念早已奔流成海,难以平复。
 
  终遇一日,举国欢庆。
 
  他们打了胜仗?今日回朝?梦梵脑海中只有这几句话语,喜难自禁。
 
  “梵儿,梵儿”……爹爹唤了数声,脸上尽显迟疑之色。却没有唤回她的心神……
 
  肆【韶华倾负笙歌离】
 
  梦梵站在江府门前,看着眼前的一双璧人,有些木然。
 
  “她就是在山野间救了沅公子的女子?”
 
  "大概是吧,听说只是一介平民,却让沅公子甘之如饴。一生难得如此良人啊!"
 
  "是啊,听说他们将在下月成亲。哎,京城多少少女会心伤啊"
 
  ……
 
  余下的话已听不真切。
 
  恍惚间,小丫鬟挤开了人群,跑到江沅面前大骂。江沅有些愣了,转身看见梦梵,眼中的心疼未及眼底。"梦梵……"
 
  "所谓誓言,不过尔尔"
 
  转身,眼底有泪,却不再留恋。
 
  伍【时逝心止不似水】
 
  数年已逝。
 
  青石边上,安桥之下,一女子白衣出尘,三千青丝悬若瀑布。
 
  素手拨弦三两声,琴音深处尽清欢。
 
  "小姐,行雨将至,我们回去吧。"
 
  睁眼,澄澈眸子似是已望尽人间仓皇。不过,的确如此。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心与君而相知,点黛描眉为君容。
 
  君生轻狂无谓家,卫国却陷佳人梦。
 
  我只愿君一介谎,从未曾出现南墙。
 
  今我再不负勇往,韶华倾负心无殇。”
 
  那一颗晃悠了整个无关风月华年的心儿,在这江南烟雨迷濛中尘埃落定。
 
  时光清浅,岁月嫣然。
 
  吾心已止,早已不似沧水。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