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

作者: ️️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6-12-05 阅读
  
  阳光扒开柔似棉花的云朵,从云朵的缝隙中,照射下来。阳光也柔的不行,院子的小狗看见自己眼前的一丝光亮,对着这微弱的阳光犬吠,让人觉得萌傻而发笑。打在窗户中的阳光,被半开着的玻璃折射进了这公寓的房间,爬进来的阳光虽微亮,但可以清楚的看清房间装饰华丽,古香古色,可见这是富贵人家。
 
  阳光越来越弱了,但还是可以打在艾克的脸上,艾克是这家的少爷,父亲是做房地产的,在这边也算是富甲一方。艾克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在这孤僻仅有一丝微光的房间,清楚的看到这位俊俏却瘦弱的少年,鸠形鹄面却五官精致,皮肤发白,嘴唇绛紫。
 
  床头的上面挂着一张艾克和父亲以前的合照,照片中的他是张黑瘦黑瘦的脸,猴子似的狡黠,配上一个啼笑皆非的表情,像一个敬业而勤恳的喜剧演员,上演层出不穷的调皮捣蛋。这是他们家还没有现在拥有那么多财富的时候,那时候的他的微笑是没有打折的灿烂,完全没有现在的孤寂,不像现在的父亲总是难见一面,看着他忙东忙西,偶尔看到父亲,也是丢一些数额大的吓人的零花钱,然后消失至少一个月的时间。
 
  母亲在很早便离开了他们,是因为车祸,艾克清楚的记得,母亲怕生意失败阻止父亲的投资,在普通大排档吃饭时,母亲哭哭滴滴的和父亲争吵着,艾克在旁边看着,脸上哭泣着,心里惧怕着,他害怕这脆弱的家庭破碎,艾克看着他们,一张是红脸,另一张也是红脸。就当父亲准备打母亲时,艾克上去抱着父亲,母亲眼泪滴落在餐桌上,扭头并跑了出去,猛推开旁人冲上马路。
 
  一辆货车刚刚冲过来刹不住,母亲几乎直接睡在了轮子下面……
 
  一片血泊,一片混乱。人们叫得声音都变样儿了,七手八脚地,就着那辆货车把母亲送去了医院,车座车门上全是血,一路滴,化成一道红色的弧线。
 
  母亲失血过多,走了。艾克现在还是能清晰的想起那天发生的事,那个餐馆,那辆车和那道红色弧线。母亲走了,留下的意外保险得到巨额的意外赔偿金,父亲的生意马上也风生水起。很快的,凭借父亲的商业脑子,家里很快的变成富裕家庭。
 
  艾克晃了晃头,示意自己快清醒下,他并不想自己被这段记忆来吞噬自己的意志,现在想的就是好好过好自己的每一天。艾克来到大厅,喝了杯保姆早准备好的鲜牛奶,“嘭”楼上的门开了,大厅能看到是父亲房间的正门,父亲从房间出来,左手牵着一个看起来不比艾克大多少的年轻貌美的女子。
 
  父亲牵着她走了下来,走到艾克面前,父亲拍拍她说:“这就是我经常和你提的,我儿子,艾克。”父亲微笑着又说“来来来,问个好。”女子伸出手,准备和艾克握手,父亲看了看艾克,艾克并没有打算与她握手问好,父亲咳嗽了两声,暗示着艾克,艾克勉为其难的伸出手,两手一握,艾克清楚的看到这个女子的手的无名指和中指间弯曲的超乎常人,艾克没有询问为什么。
 
  女子微笑的对他说:“我叫陈静,多多关照。”艾克点点头说:“艾克。”父亲马上缓解尴尬的说:“小克,以后你就叫阿姨,以后她可以像母亲一样照顾你。”艾克马上反驳说:“不用了,有李阿姨(保姆)就好了。”父亲余光看到艾克烦躁的表情,其实他也知道艾克是不会接受陈静的。父亲喝了杯牛奶,对着李阿姨说:“李嫂呀,你不是说有点事回一下老家吗,这几天给你放个假吧,回去好好忙事,工资我等下帮你结一点。”李阿姨当然也开心的答应了。就这样,这个横插进艾克生活中的神秘女子,等父亲支开了李阿姨,父亲又去忙了,家里只剩下了陈静和艾克,最可疑的是她的手指,一直喜欢阅读犯罪案的艾克,他清楚的知道,这种情况恰好符合警察多年玩手枪的后遗症。
 
  一天下来,除了陈静叫艾克下来吃饭,中间没有什么其他话语,而艾克因为一直缺少母爱,让他防备心理很重,准确的说,他不喜欢自己有个后妈。
 
  晚上艾克像以前一样躺在床上,习惯一个人在家的艾克莫名的心慌,心想着明天让父亲将这女子带离自己家,这时他听到父亲房间传来奇怪的声音,可他明明记得父亲走时对他说过他得过一个星期才回家的,艾克马上起来,绕过走廊,来到父亲的房间门口。
 
  房间的灯光很阴暗,艾克透着门隙看到陈静正在撬开父亲的密码箱,艾克第一个想法就是劫财,心里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愤怒,他立马用身体撞开房间的大门,对着陈静大喊:“原来你是为了钱,你个婊子!”陈静没有马上转头,却异常平静的抬起了头,背对着艾克说:“我知道你会来的。”
 
  艾克开始有点恐慌了,担心她随时可能会杀人谋财。陈静站了起来,走到艾克面前,艾克马上挥着拳头冲了上去,心想这一拳足够这弱女子晕倒了,然而陈静却一个侧翻抓住冲过来的拳头,将艾克按在地上,艾克愤怒的发出“呜呜”的声音,挣扎并喊着:“放开我!”
 
  陈静还是按着他,对他说:“别急,我是北京破案组派来的卧底,现在过来调查你父亲。”艾克挣扎的身体有些平静,原来他没有猜错手指的弯曲的原因,总感觉这一切在意料之中。陈静把他放开,走到密码箱掏出一破旧的本子,丢给艾克。
 
  这是父亲的日记,记录了父亲这些年的生活,他翻着翻到了母亲死的那天,上面写道:2008年7月2日,晴爱妻顺理成章的死亡,拿到意外赔偿金。艾克瞪着大大的眼睛不相信这一切,他继续往后翻,马上发现父亲拿到钱的用法好想一切算计好的一样,生意如鱼得水。他慌忙的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今天的日期,写着:2016年9月3日,阴派来的卧底死亡。
 
  他刚看完,“嘭”一声,卧底倒在地上,一片血泊。艾克冷汗直流转过身,他看到了父亲拿着的枪,还有父亲脸上的诡异微笑,他记得,这和母亲死亡前几秒时,他脸上的微笑是一样的。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