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盛在白瓷碗中,净如月色如素纨如清霜的绿竹笋。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9-04-19 阅读
  

  绿竹笋,我觉得它是台湾最有特色的好吃笋子,这话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根据。孟宗笋细腻芬芳,麻竹笋硕大耐嚼,桶笋幼脆别致,但夏天吃一道甘冽多汁的绿竹冰笋,真觉得人生到此,大可无求了。

  然而,好吃的绿竹笋,只属于夏日,像蝉、像荷香、像艳烈的凤凰花。秋风一至,便枯索难寻。

那盛在白瓷碗中,净如月色如素纨如清霜的绿竹笋。

  但由于暑假人去了北美,等回到台北,便急着补上这夏天岛屿上的至美之味。那盛在白瓷碗中,净如月色如素纨如清霜的绿竹笋。

  我到市场上,绿竹笋六十元一斤,笋子重,又带壳,我觉得价钱太贵。

  “哎,就快没了,”菜妇说,“要吃就要快了。”

  我听她的话,心中微痛,仿佛我买的货物不是笋子,而是什么转眼就要消逝的东西,如长江鲥鱼,如七家湾的樱花钩吻鲑,如高山上的云豹。就要没了。啊,属于我的这一生,竟需要每天每天去和某种千百万年来一直活着的生物说再见。啊,我们竟是来出席告别式的吗?

那盛在白瓷碗中,净如月色如素纨如清霜的绿竹笋。

  绿竹笋很好吃,一如预期。

  第二个礼拜,我又去菜场,绿竹笋仍在。这次却索价七十元一斤了。第三个礼拜是八十元,最近一次,再问价,竟是九十.....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