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划,一划,终于划到长沙这个大码头停泊。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7-24 阅读
  

  逆舟,汨罗舟。

  一划,一划,终于划到长沙这个大码头停泊。

  一泊,已十余载。

  生存之舟,逆舟可说是酸甜苦辣尝遍,木工泥工水电工,样样出色。他说,他不怕苦,受不了的是别人的白眼和挑剔。有好几次,明明给人家搞完了装修,而人家蛮不讲理地来一个挑剔,娘的脚,克扣工钱!竟然要让那么几个工日打水漂。当时,他很想愤怒地抽出老拳打人,晓得打不得,打人要赔偿,他拿什么赔呢?想恶言骂人,又骂不出口,毕竟是读了几句书的人。所以,他只能吞下一肚子委屈,无奈地回到简陋的住地,让城里的月光默默地抚慰自己,然后,在浑身酸痛中渐渐入梦。尽管生存之舟极其坎坷,而这个单瘦而高挑的男人,并没有被它击垮,他坚强而富有韧性,极像他家乡的那一片竹林。

一划,一划,终于划到长沙这个大码头停泊。

  所以,在枯燥无味的生存之舟的行进中,他感慨,他痛苦,他忧郁,他深思。所以,他又划出一叶文学之舟,在精神的大海上颠簸,让自己更为充实和丰富。

  他开始尝试写诗,写民工生命的脆弱和卑微,写民工的尊严和无奈,还写偶寄在女工宿舍里的那种害怕和恐惧。总之,那些民工辛酸无泪而又对生活充满希望的状态,都很艺术地进入了他的诗篇。所以,我不仅默默地读他的诗,还在朋友们跟前念他的诗,泪水盈眶。

  后来,他又尝试写小说。逆舟的语言很有韵味,这是极不容易的。我想,这得益于他的天赋和努力。所以,他白天像个民工的劳动模范,在工地上来回奔波,不辞辛苦,把汗水洒在如林的高楼大厦,以及滚热的马路上。到晚上,他则忘掉了生存之舟,像个文学的劳动模范,在一台旧电脑上,把一个个汉字摆过来摆过去,极其耐烦。他伴着黑夜,划着文学之舟,忘情地在文字的海洋里扬帆。所以,这个痴迷于文学的水手,三天两头便来我家,带来近日捕捞上来的收获,让我首先品尝。当然,还带来浑身的疲惫和辛劳,带来散发出木屑和油漆的气味。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可以说是他的第一读者。他有两叶桨,一叶写乡村往事或种种现状,一叶写城里的世态炎凉,小说既实又虚,实在难得。一般来说,我们总是在某天下午三四点见面,两人要么是侃侃而谈,要么是长时间的默默无声。他喝茶,我抽烟,让时光悄然而过,那是我们很享受的时候。由于他这个水手的努力,现在,他的文学之舟渐渐地漂向了各地,升起了胜利的红帆。

一划,一划,终于划到长沙这个大码头停泊。

  总而言之,这个划着两只小舟的水手,是一个内敛内秀而腼腆的人,是一个朴实无华的人,是一个坚强努力的人,是一个有艺术判断的人,同时,还是一个不善烟酒的人。极有味道的是,若是别人说句笑话,他极羞涩,脸竟然红了起来,像个细妹子。

  逆舟,姓彭,名庆国。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