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隔花荫天涯远,我等你来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3-30 阅读
  
  姑娘,这个季节是明媚的,我分明看见春风十里扬州路,你的容颜如莲花开,灼灼明艳;我分明看见你的容颜,在我的心尖上跃动;我分明记得,是疏影、是暗香将你我的命运交织,那些悲欢离合在岁月里飞舞,将愁凝上心头,只字难诉,片言谁解?
 
  姑娘,谁打马而过的江南,让悠悠琴音穿云裂石,萦绕耳旁?亭台水榭,碧水荡漾,谁在焚香抚琴,魂牵一世长情?落梅小径,幽草繁生,那些染香往事,又在谁心尖摇曳?我千里单程走过的青石街道,一路看尽红墙黛瓦,多少往事斑驳成回忆?而你,此刻是否借着淡淡月色,绝笔落下念归念归?
 
  姑娘,云来水往,湘江水远,江楼楚酒,是瑟瑟风凉,远影孤帆,浊酒一杯,酒入愁肠,最是人间惆怅。无计留春,无计不念想,我该以怎样深情将你凝望,又该以怎样的心情不再怅惘?怕杨柳不堪折,怕泪染白衣裳,怕两行清泪流下潇湘!
 
  姑娘,此去经年,是烛摇影红,剪西窗,还是月影婆娑,飞花逐水流?寒夜清宵,怕玉箫吹断,酒入愁肠,怕字轻愁重,字字成灰。
 
  姑娘,夜幕下,月影清凉,江水汨汨流淌,万家灯火辉煌,你单薄的罗衣,可多添上。
 
  姑娘,那一季,你走过的地方,青草成行,青冥之上,碧水之间,我该以怎样的诗行,将你凝望?
 
  姑娘,兰汀之上,还有鸳鸯,十里长亭,送别如常,你环佩的幽兰,馨香绵长。姑娘,别后多思量,我指尖字里的惆怅。
 
  姑娘,多少旧物换新物,我叹重来回首已三生,你念人去楼空燕离巢,忆往昔,十里桃花铺,千里绝尘往,而如今,一寸相思画不成,寸寸相思化成灰。
 
  姑娘,谁念良辰余晖,月圆又缺?谁怨雁过悄无声,不寄锦书来?
 
  姑娘,我指尖的柔情,化作丝丝牵挂,你可曾见,我顺着你居住的方向,深情凝望。
 
  姑娘,多少匆匆岁月,被霜华染尽,尽显颓唐,人世浮沉,多了光阴雕刻的故事,在窗前摇曳,我眼前是迷乱的过往影像。
 
  姑娘,一别而后,两地相思。三秋叶落,四季无春。只说是短离别,哪知是等千年,你知我思你如狂。
 
  姑娘,月冷霜寒,回首悠悠岁月随逝水,我笔墨纸砚间,却是一曲相思画不成。韶华易逝,只恐守成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久久伫立痴望。
 
  姑娘,你可记得,那一年,桃花林下,飞花逐月,满地落红残叶,你欲轻启唇,似又眼含羞。那一月,浣花溪旁,你轻歌一曲,远去了流水悠悠,欲笺心事织就满目彷徨。那一日,月下相逢,你说,花开花易落,独饮易断肠,何不惜取眼前人?
 
  姑娘,前世你是驿外边那一树寒梅,清绝是你的本性,我素衣如雪打马而过你身旁,沾染你寒香。缘来,你为我绝恋一生。今生,我幻化为莲,与你月下相逢,你哀婉愁情,一曲琵琶轻弹思念。你说,思君不见,把盏亭前谁与共,只落得残荷听雨声。于是,我幻化为人,穿过二十四桥下的明月,听浆橹轻轻划过水面,那心湖深处一层层涟漪扩散开来,原来,不知哪一世,你我曾携手泛舟江南。我穿过王谢堂前,那早春的新燕已然不见了踪迹,不知落入了谁家?
 
  姑娘,你说倚危楼,忘尽天涯路,忘不尽,我说三世情缘,缘不灭,终难忘。
 
  姑娘,你可记得这一年,你做那池中荷莲,清雅脱俗,香远溢清,你叹,莲的心事你可知?这一月,舞榭歌台,我不恋,寻常巷陌,与风相约,将你远远凝驻。这一日,微风拂面,漫步池边,凝泪滞流,你可看到我眼中的悔?
 
  姑娘,你可记得,我说,来世,我愿与你寻一世外桃源,东篱把盏,种豆南山,戴月荷锄归。三世情缘,聚散离合不怨天,你可愿伴我走下去。
 
  姑娘,穿过依依古道,流经千古岁月,那琴声婉转了多年,悠韵绵长,为谁相思曲不尽?谁在醉花阴下,青丝霜染发?可否,让我浊酒饮尽,兰舟催发,流过秋娘渡,跨过谢娘桥,与你相约?如果,你我缘份早已注定,你可愿守候,我始终相信,你我相逢,只在早晚。
 
  姑娘,你可知,那一年,我滴墨成殇,上至花间婉约,下至纳兰饮水。那一月,我守着春换秋轮,任四季更迭,一江泪水,映照容颜。那一日,我守着渡口,将眼望穿,那悠悠孤帆,带不回你,带不走我的忧愁。那一夜,我于月下,浅唱低吟,看那月圆,何日是我们圆满之期。
 
  姑娘,你可曾想,我指尖微凉,写就一纸痴狂,我是你梦中的檀郎,你可曾听得那一曲琴音,悠悠飘荡,去到你的身旁。
 
  姑娘,你那一缕芳香,在岁月里流浪,我多想循着你的芳香,不管前路苍茫,轻装行囊,去到你的身旁,可是,你在何方?
 
  姑娘,你可知,我心中的惊惶,在你心上,可曾微凉?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