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难忘的细节

作者: 容衾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6-11-28 阅读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账外且散愁情。”
 
  ——京剧《霸王别姬》
 
  听一段情深牡丹亭,赏一曲羽衣霓裳舞,我在戏曲中浮浮沉沉,在歌舞里醉了浮生……
 
  朋友喜欢听戏,我也陪着他听,架不住他的软磨硬泡,陪他在电脑前看了张国荣演的《霸王别姬》。
 
  影片的一开头,便是霸王扮相的段小楼,牵着虞姬扮相的程蝶衣,画面却不甚清晰,灯打开,照亮了舞台中央一片空地,也照亮了程蝶衣手中,当年他送给段小楼的宝刀…
 
  艳红抱着小豆子一路奔走,将小豆子送进戏班,签下契约,小豆子哭喊,浊泪打湿清秀的脸庞。
 
  小豆子压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要想人前显贵,您必定人后受罪”小石头踢腿走过,总是帮小豆子踢掉一块石板。
 
  小石头挨打,小豆子哭。
 
  小豆子逃跑,小石头掩护,小豆子跑回来挨打,小石头护住他宁愿自己挨打。
 
  小豆子小石头终成角儿,小豆子独自走出张府,小石头说,“你咋啦,你说话啊!”
 
  落魄的小豆子执意捡走被丢弃的小孩,却不知最终养虎为患。
 
  镜头,定格在年少小豆子流泪的瞬间。
 
  “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算不得一辈子!”
 
  “别动!”四爷停住步子心下一惊,“这可是真家伙!”刀落在地上,右眼一行清泪,从蝶衣上了油彩的颊上滑落。
 
  渐渐成长,小豆子还是小豆子,小石头变成了段小楼。日本人,菊仙,法庭,四爷,国军,新四军,文革批斗…熬过最后,熬到二十一年后,两人再聚,又是一轮的物是人非。
 
  兄弟不是兄弟,情人不是情人,如此怪诞而又荒谬不堪。
 
  看完电影后,朋友感慨:
 
  戏子,戏子,都说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可戏并非人生,人生也不是戏。小豆子一心以为自己是真虞姬,小石头只当自己是假霸王。
 
  而这二十一年后的最后一场霸王别姬,小豆子才发现,自己早已放不下对段小楼的情谊。
 
  小豆子拔剑自刎的那一刻,段小楼才知道自己不过还是那个小石头。
 
  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
 
  说罢,朋友笑笑,那一笑竟有几分程蝶衣的味道,只不过,少了那两行清浊泪。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似是而非,终是“不疯魔不成活。”
 
  细节,瞬间,何其之多?我只记难忘的那些个,可是蝶衣,你终是了了心愿,留了故人。
 
  我沉思于电影的细节,朋友却回眸一笑,点开手机的暂停键。
 
  “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