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谢(2)

作者: Youself 。 来源: 新概念作文网 2017-03-07 阅读
  
  今晚,我想了很多,
 
  真的很多;
 
  多到自己不知从何写起。
 
  ——题记
 
  七堇年说过,一个人能给一个人最好的礼物是时间,时间能给一个人最好的礼物,是远方。
 
  其实,我没看懂。
 
  但却知道,它给了你未能给我的远方。
 
  这让我嫉妒了好久好久。
 
  黑幕落下,映照的仍是一片荒芜,掺杂的笛鸣被撕碎飘扬在空气中,视线遁入一片黑暗,于更远处化为模糊,一丝一丝吞噬我的理智。
 
  我想要疯狂,我不能疯狂。
 
  有时候,命运背负在肩上,好沉,压得生疼,却不能逃脱;我大吼,尖叫,痛哭,挣扎;最后还是狼狈的跪在地上。
 
  黑夜中弥漫着细小的尘埃,一粒一粒,用用肉眼无法察觉,会有想要变成其中一粒,拥有毫无存在的意识,路过下一个夏季,路过下一个冬季,然后像二百五一样,等待着错过的春秋。
 
  我内心不止一个自己,他们共占着一个身体,一个掌握着光明,一个掌握着黑暗;一个掌握着理智,一个掌握着疯狂。不清楚他们有着怎样的约定,只是惊恐的发现,从那么一天开始,我控制不住自己。
 
  我会问另一个自己,我说:“喂,你能不能离开我的身体。”
 
  那个我说:“我就是你。”
 
  我说:“咱们还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那个我说:“你走。”
 
  我汗颜,后又恍然惊醒,才发现,那个我已经沾染自己的一切,不分彼此了。
 
  然后一直怀疑,别人会信我还是我。
 
  最后想了好久,还是觉得,别人会信我。
 
  我会想,如果我对世界宣布我不再是我,那样世界就多了一个神经,但也仅此而已;今晚过后,世界仍是车水马龙,闹市仍是人来人往,现实早已麻木不仁,它从不在乎世界哪一天有人消失,哪怕是像你一样,永远消失。
 
  我一直想和现实单挑,一决生死。但我找不到他。
 
  于是,自己会去流泪,像二百五一样,像神经病一样。
 
  但你肯定会理解我。
 
  这是一个神经病写给一个死人的文字;懂得人除了神经,还有死人。其他人不会。
 
  所以我才肆无忌惮地倾诉,趴在桌上写了一晚,但我不知道写完后该往哪里捎送。他们说焚祭是种方式,我想我会烧给你。
 
  (2)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这个世间。生命过程可以坎坷而用力,死亡则应平顺而安稳。生本就是为死而做的准备。
 
  昨天,Y跟我说,他说:“其实,对于这种事,我跟恐惧。”
 
  我说:“开始,我也是。后来,就不怎么害怕了。”
 
  Y问我:“死亡也不怕么?”
 
  我说:“人总有那么一天。”
 
  Y说:“那样不是更恐惧么?”
 
  我顿了顿,没有回答。
 
  后来想了好久,死亡,它从不属于世间。死前,没有预感,没有征兆。死后,一切泯灭,破碎归无。它从不属于任何一个人。
 
  所以,我想,死亡也未曾属于你。
 
  上次你说,你从未遇到我这样腼腆的男生。
 
  我并没有想到会有去解释的这一天,那也是藏了好久的事了,既然想到了,那就说说吧。
 
  那哪是什么腼腆,不过是自卑罢了,以前从没有勇气去正视,现在想想,不过是自我解剖不够彻底。或许会极力掩饰,但又怎么能对一个离开的人说谎呢?
 
  遭遇生命落下的压迫,我能感觉自己心骨流露的那股自卑,以深至血肉,无法自拔;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敢向世界流露太多自己,于是演绎了好多角色。我想,罩了这么多层保护壳,谁捅得死我。
 
  他们都对我说,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这是极含哲理的一句话。
 
  我对自己说,既然不能孤独得庸俗,那么庸俗得孤独也好。
 
  小时候陷入过泥沼。满身污泥,肮脏不堪。在泥地里打滚辗转,如此刚强,最终费力爬上岸来。那不断沦落和挣扎的过程,用尽力气。
 
  一直知道自己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可以为了一片安逸,放弃世界。那时候,背负沉重的枷锁越加沉重,期盼,梦想,未来。堵在胸口,令人窒息。
 
  一个人屏气走了好久好久。
 
  曾经在日记中写过:当心满目疮痍,撕裂理智,和世界同归于尽。
 
  这句话让很多人笑过。
 
  他们说,这句话有歧义。
 
  我问,哪有。
 
  他们说,满目疮痍的心,怎么和世界同归于尽。
 
  我说,应该有那么一丝可能。
 
  他们说,说到底也不过是自欺欺人,庸俗。
 
  没想到历经孤独后还是回到了庸俗,这让我自嘲了好久。
 
  一个人走久了,苦了,累了,便会停止,然后站在路上东张西望,没有动力。
 
  而你便爽了,一下便退出了人生这场游戏,没有经历苦难,没有尝尽坎坷。一开始,便就结束。刚刚笔下试卷出现宿命,或许,这就是宿命,无法躲避,只能深沉地扛起,接受。即便是离开这个世界。
 
  一直没显露悲伤,强装强大无比,这场突来的灾难,一时令我手足失措,只能默默积累,我能预见,在自己开口的那天,这所有的一切,会让我哭的竭斯底里,悲痛欲绝。
 
  今夜,我想了很多;
 
  真的很多,
 
  多大自己无从下笔。
 
  10。10晚
 
  曲殃写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