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年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9-05-16 阅读
  

  今年腊月没三十。二十八一过,直接就是除夕,旧的一年就这样匆匆而去了。

        每一年的除夕,是我雷打不动回老家的日子。带着两个孩子,打扫一下久不住人的老屋,在大门上贴上红红的春联、威武的门神,再挂上红红的灯笼,让家宅六神各安其位,给他们点亮香火,感谢他们一年来的操心眷顾。嘹亮的爆竹响彻天空,给这寂寞的小院也带来了过年喜庆的气息。这些,是我们村每家每户过年都要做的。对我来说,除夕回家,最主要的,是要把在老家苦了累了一辈子,已离开我们二十多年父母的亡灵接回家过年。另外,大学毕业一年多,经过多次考试,终于考中教师的女儿,也一定要回到老家家,到祖父祖母的坟前,把这一喜讯告诉他们,让他们放心。
        女儿说:“我爷我婆知道淘气孙女终于长大//,有了满意的工作,该有多高兴呀。”
        不用我去说,儿子己经知道回家该准备什么东西。香、蜡、纸钱、爆竹,还有红灯笼,在绛帐街,他下车十几分钟就全部办妥了。办这些,他已习惯了,不再象过去一样对我说这是封建迷信。一如我当年说我已入土的父亲。
        出绛帐古镇南门楼二三里第一个村子,就是油张村——我魂牵梦萦的故园。
        乡村的年味依然很浓,乡愁如一杯陈香的酒。这个给了我生命、养育我长大、埋葬着祖先的骨殖、安放我心灵的故土,是我终生难忘的地方。

        老家每年都在变化着。

        新打不久的八米宽的水泥街道宽敞洁净,女贞、国槐等绿树栽满街道的两旁。三纵三横六条街道布局规整。原来四处丢弃的垃圾不见了,村里的卫生开始有人专门清理。街道里停放的小车比去年又多了几辆。明亮的路灯把乡村的夜晚照亮。传统的土木结构的大瓦房和偏厦早已消失了踪影,现在,家家户户都盖起了二层楼和漂亮的门房,清一色的瓷砖贴面,家家户户别无二致,让我分不清是哪一家。太阳能、热水器、空调己很普遍,自来水、排水设施的安装,让庄户人现在不出门就可以用热水洗澡,用洗衣机洗衣,用冰箱/电微波炉这些家用电器,出门也能穿干净的衣服了。不象我们小时候,腊月根了,村里做豆腐,我和伙伴们拿着盆子排队接来做豆腐的下脚水,在寒风里一字摆开,用豆腐水洗脚,据说这样可以治冻疮。扫舍完了,挑个日子,起个大早,跟着大人,骑着自行车,天不明就去眉具汤峪,去洗积攒了一冬的垢甲。记得一次,排了几小时的队,我手脚都冻麻木了,但进去后水烫的不行,又没凉水掺,我只能蹲在澡盆沿上干等。等水能洗了,我刚下了澡盆,服务员己在外面咚咚地敲门催促,下一拨人己急不可奈地等不急了。
        电脑手机互联网,拉近了村庄和外面的距离,微博微信、网络电视、淘宝,把这个偏僻的西北农村和外面精/的大千世界连为一体。在外工作打工的后生,领回的操着天南海北口音的外地媳妇回来了,让小村和全国深度融合。谁家年前又新买了小轿车,谁家全家老小让子女接去外地过年,谁家的媳妇在淘宝上买了美丽的衣裳……宽广的水泥街道上奔跑着一个个衣着鲜艳的孩童,他们不认识我,我不知道他们都是谁家的娃娃。村东的庙门前,迎春的锣鼓敲起来了,村里的媳妇大妈们,在移动音响播放的欢快的乐曲声中跳起欢快的舞蹈。
        我可爱的家乡,面貌正在一天天变好。
        村里也建起了微信群,让我置身村外也能知道村里发生的新鲜事。
        去年的春节,村民们鼓乐喧天,载歌载舞,庆祝投资七十多万的村庄道路硬化工程峻工,为捐资修路的功臣披红颁奖,请我撰写了碑文,在村庙旁边树碑纪功。今年腊月底,老实巴交,妻子弱智、女儿又被拐卖到四川的宽厚哥,从破败不堪的老房子,搬进了政府补贴、村组干部带头捐款,总投资五万余元建成的宽敞明亮的新房。这对他来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好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县委书记周宇松,竟然春节前来到他家,嘘寒问暖,和他拉起了家常,让他感动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周书记还来到家境困难的七十多岁的老党员、老劳模张沛叔家中慰问,这成了村里这些年少有的街谈巷议的大事。村里的大叔大娘,爷爷婆婆们走出屋门,走上街头,争相去看平日难得一见的“县太爷”,夸着还是共产党的官好。
        这样的消息让我高兴!
        城镇化的巨轮滚滚而来,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我可爱的故乡也未能幸免。平日里,宽阔的街道上能见到的只是老人和孩童,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念书考学出去的,在城里外地安了家。在学堂念书的后生,捧着书本,做着自己美丽的都市梦。我可爱的家乡,她象一位年迈的母亲,眼看着自已哺育长大的子女一个个长大//,奔向远方,而她,只能在寂寞的的等待中,盼望孩子们回家团圆。
        今年春节,一个叫黄灯的博士写的《一个农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财经》记者高胜科的《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等回乡见闻,在网络和微信圈广为流传,这些文章从不同角度揭露了目前各地农村存在的诸多问题,读罢让人唏嘘扼腕。但我不同意这些作者通篇流露的悲观消极甚至绝望的情绪和自以为是以偏概全的态度。我认为,目前盛行的农村衰败论没有反映农村的真实状况,农村实际上是在发展进步。虽不能说“衰败论”全是杜撰,但实际上是带着有色眼镜看农村,没有反映农村的真实景象,更没有看到农村发展向上的一面。

 

       我眼中的乡村,虽然问题成堆,但依然是一块充满希望的田野,蕴含着无限的生机。

        大年初二,我少年时就敬慕的少年作家、陕师大高材生、现在的成功企业家,绛帐籍青年才俊李宏天,从外地回到绛帐老家,感叹于家乡的变化,在微信上发了他的一组《回乡见闻》,家乡的变化让他欣喜不已: 
        30几年前的中国乡村,基本上一穷二白,一年洗一回澡,吃一次肉,过生日一个煮鸡蛋打发。乡村道路,文明卫生,种植养殖基本谈不上。现在的人老觉得猪肉,鸡蛋不香,瓜果不甜,如果你一年才能吃到一两回,会是什么结果呢?我敢说,即使是饲料喂养的,那都会香死人,即使是肥料种殖的,也会甜死人,不信你试试。而今天,中国大地,美丽乡村建设已经初见成效,一个个美丽整洁,干净卫生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新城镇已经建成或正在建设。这得益于共产党领导下的改革开放,得益于邓公排除万难,坚持改革开放的勇气。民主不是万能的。看看台湾,很民主吧,台北市要给每条城市道路修盲道,好事呀,结果议案一到立法会,3年都没通过,所以这种民主是一种垃圾。但北朝鲜的独裁也是垃圾。我们不能削足合履。适合自己国情的道路才是好道路。
        诚哉斯言!
        愿我可爱的故乡和中国几百万的的乡村一样,在实现“中国梦”的征程上健步前进,排除万难,走上发展的康庄大道,让昔日落后的乡村成为诗情画意的“美丽田园”。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