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来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5-30 阅读
  
  春去夏来,仿佛就在几场雨的登场谢幕之间。频繁的冷暖交替,让人们习惯了跟随天气预报的提示,做好准备,在衣物的添减中,春花赶趟似地开了,盛了,在风中灿烂,又优雅地凋落。雨后,地上落英缤纷,使人不忍落足。青草借势茁起,湿润的地角田边,小园幽径,成丛成片,成冲天之势,挺拔直立。浓浓淡淡的绿意,洇染着草们不同质地、不同款式的美妙衣衫,一阵风来,草叶摇摇,清新四溢,恰似青春少女衣袂飘飘,鲜润不张扬,有着恰到好处、沁人肺腑的活力和生机。
 
  是的,这几场雨之间的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你驻足、俯首,左顾右盼,目力所及,到处都会发现草木们的丰姿、倩影,蓬蓬勃勃!已然青翠丰满,却仍在生长、成长、愈发绿、愈来愈饱满,新生长的叶片用手指轻轻触摸,也越来越柔软了。
 
  海伦•凯勒写过《用手指触摸自然》:“我感到一片娇嫩的叶子的匀称,我爱抚地用手摸着银色白桦树光滑的外皮,或是松树粗糙的表皮。春天,我满怀希望地在树的枝条上寻找着芽苞,寻找着大自然冬眠后的第一个标志。我感到鲜花那可爱的、天鹅绒般柔软光滑的花瓣并发现了它那奇特的蜷曲。大自然就这样向我展现千奇百怪的事物。”
 
  想着海伦•凯勒的惊喜,在春未走远、夏尚初至的时光,尝试着象她一样用手指去触摸自然。用手指触摸鲜花的花瓣,新长的树叶、草叶、竹叶,会颠覆你很多想当然的认知,那看似柔嫩有着天鹅绒质地的玫瑰花瓣,原来,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柔软,花朵的美丽,其实是这一瓣瓣外柔内刚的花瓣在保持着她整体美妙的造型。原来,花团锦簇,仅仅是繁花盛开中给我们的视觉盛宴,倘真的去触摸,也只有花瓣那近似光滑的表面有一点点象柔滑的锦缎吧。并非不美好,而是因为更接近真实而有所触动,因了更真实的认知而多了敬意。
 
  海伦说:“那些有视力的人却什么也看不见,那充满世界的绚丽多彩的景色和千姿百态的表演,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人类说是有点奇怪,对我们已有的东西往往看不起,却去向往那些我们所没有的东西。然而,这是非常可惜的——在光明的世界里,将视力的天赋只看做是为了方便,而不看做是充实生活的手段。”是的,在我真的开始了用手指触摸自然的举动之后,草木因了我的触摸而与我更加亲近,它们的质朴生机、它们的美妙自在通过手指秘密而又真切地传达给我的内心,让我在大自然的巨大馈赠中,怡然陶然,乐而忘机。
 
  然后,安静了身心,去认真捕捉感受花木散发的清香气息,倾听鸟儿们在树叶间欢快和谐的啼鸣;换种眼光,用惊奇和赞赏的心情去重新欣赏叶的多姿、花的多彩、云的升腾、大地的辽阔厚实。大自然无穷无尽的美好生机,实实在在地撞击着自己、充实着自己、升华和呵护着自己。有一次,在路旁榆树新长的柔嫩枝条上,看到一只今年新出生的小小麻雀,抓着榆枝,略倾着身子,在啄榆树嫩叶上的小小虫儿,一阵轻风吹过,榆树的嫩枝是柔柔弯弯的,麻雀因为专注觅食,小小的身躯随着枝叶的摇晃游离,也努力前倾而变成了柔柔弯弯的。柔嫩的榆枝低垂,离人是如此之近,仿佛人一伸手便能抓到这只榆枝上的小小雀儿。初长成独立觅食的小小麻雀,带着对世界的满心新奇和欢喜,洋洋的喜气也感染着近距离观察它的我。此后的一段时间,我听到鸟叫,总是想着是不是这只小鸟在叫?它是不是又长大了些?世界因为它的存在,变得更加新鲜和美好了。就象那些绿叶,不管树的年轮几多,每一片新长的叶子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它们新奇地打量着世界,世界,由于它们的新鲜而年复一年地新鲜着。
 
  夏来的时候,和着夏的旋律,生长自己的灵性,滋养自己的才思,感受聆听满世界的妙意佳音,触摸那些美好的植物,让夏的笑意长长久久,流连……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