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奇迹

    2021-08-31

    她的命原本就是捡来的。4年前,25岁,本该生如夏花的璀璨年华,别的姑娘都谈婚论嫁了,而她,却面容发黄,身体枯瘦,像一株入冬后寒风吹萎了的秋菊。起初不在意,后来,肚子竟...

  •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婚5年了,一直没有孩子。感情浓浓淡淡,日子忽晴忽暗,最后因为一件小事走到了离婚的边缘。 分手是由男人提出来的。他的理由是与其两个人这样不冷不热地...

  • 替父站岗

    2021-08-31

    父亲倒下,儿子顶上。 清晨,一缕阳光射进病房。夏开虎啪地立正,举起右手,向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敬了一个神圣的军礼。然后,挥泪告别了父亲,奔赴黄坡镇沙岗义务消防队,替父站...

  • 记忆里,我6岁起就和她住在一个大院。她是一个精致的女人,不太漂亮,但是很会打扮,举手投足间都很有味道。小时候,妈妈和其他阿姨都穿着黑色或者深蓝的衣服,只有她,经常穿...

  • 当日光隐进高楼的背后,当那杯浮浮沉沉的茶渐渐冷却,世界也沉浸在氤氲的气息里。 也许会在孤寂的某一刻,期待能有个人,与自己分享 快乐 或悲伤的生活。可除了自己,没有人会...

  • 落日的声音

    2021-05-12

    初识大海,从落日开始。在防城一个靠近越南的港口。 那是我参加的第一次航行。事实上,第一次航行,自船从北海开往防城已经开始,但这两个城市之间的航程只有三个小时,新鲜感...

  • 做一粒稻子

    2021-05-12

    那年中考,我以零点五分惜败重点高中,顿觉得天地变色,前途渺茫。镇高中五个班两百人左右,近年的成绩非常糟糕,一本达线的只有百分之二。 我拖着疲惫的双腿走在回家的路上,...

  • 牵牛花开

    2021-05-12

    牵牛花开了,蓝盈盈的,开在小城的拐角处,开在通村的公路旁,开在家乡的竹林边,开在老屋的土墙上 柔柔弱弱的藤蔓,只需一口清晨的露珠,就精神抖擞,奋力向上。野草、杂树、...

  • 溪边,是个村名。她地处万宁市万城镇万亩田洋中的联星村委会,因村名叫做溪边,这里又建成文明村成了名副其实的溪边美丽乡村,人们便把这里三角梅盛开的村庄当作景点,干脆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