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作品:陈焕文_未至终点的路途(1-7)

作者: admin 来源: 未知 2018-03-29 阅读
  
  我对她说,自己去广场散步,双手插在口袋中,看一个个经过的人。然后在出口处买两根烧烤肠,在铁板上烤熟,抹上油以及调料,最后裹上厚实的辣椒粉。满足而爱恋地吃完。
 
  我说,我一直都那样地喜爱麻辣、香、咸,一切有浓香味道的食物,丰盛而热情,填补自己对于食物的欲望,同时获得精神上的丰硕感。
 
  她微笑,将餐桌前的麻辣串用烙饼仔细卷好,送入口中。
 
  吃东西时,她将人性的贪恋暴露无遗。于谁,可能都会如此。并没有值得羞耻之处。
 
  曾有一次,朋友生日,邀请了一群好友在一起吃饭,在一家四川火锅城。
 
  大家点了各自喜爱的食物,之后上菜,数十个盘子,看着叫人欢喜。似乎用的是麻辣锅,因为没有人不喜爱吃辣。涮熟,蘸料(也是辣的),送入口中,诸如这样往复。
 
  亦谈笑说话,都是直率并且亲密的朋友。放松而亲切,加之吃火锅时候的温度,一直非常热闹。
 
  窗外是冬天的小城,零下几度的气温,有灯光和各种建筑与行人。
 
  隔着窗帘,猜想外面的寒冷。
 
  现在想起来,那真是一种享受。是坐在拥挤的汽车之中,夜晚穿越荒无人烟的郊外时的向外张望,而后回头。
 
  在北京的时候,吃了几种韩国料理。
 
  透过窗子同样能够看见北京的夜色。
 
  韩国料理的滋味相比之下要淡得太多,似乎吃的时候需要小心安抚自己一般。娴熟的服务员过来帮忙切分大块的牛排,继续在滚烫的铁架上炙烤。
 
  趁机向外看一眼,尽是沉默的五光十色。之后回过头来,翻动半熟的牛排。知道它仍然会没有浓郁的香味,它所散发的味道并不是我喜欢的。
 
  后来,生日聚会时候的朋友全部都不见了。各自不知奔向了何方,甚至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留下,没有任何一个人例外。甚至忘记了当时有哪些人,倒是还能够记得当时的食物,滋味以及隔世般的暖寒。
 
  北京依旧是常去的,也依旧是我所喜欢的城市。吃的地方有太多,并且到处都是肆意的繁华。在欣赏食物的同时,同样恣情地欣赏夜色,无声电影一般的。
 
  一小步/街市的鲜花
 
  她在双休日时,喜欢把两天的上午全部用于睡眠,中午出门闲逛,直到逛累了打车回家。有一条专门出售鲜花的街是她常去的地方。她在网上曾告诉过我,她觉得那些花比名牌旗舰店里的衣服要光鲜漂亮得多,且感觉腻了,可以随时丢弃更换。
 
  但仍然不可避免的是,需要选择。令人狂喜惊奇又头疼的事情。她从一家花店中出来,去另一家,再出来再另一家。也会反复。她在一家店中发现了一种花,猛然觉得刚看见的一种与其搭配非常合适,便立刻回头寻找。
 
  常常驻足在一个店里,来回反复看花。知道自己不能全部拥有,便反复揣度每枝花带来的美感,一遍又一遍。她说她在书店、CD店,乃至名牌旗舰店中都会如此。明知每次去看,也大都是那些书、那些碟与那几种款式,但仍不厌其烦地去看与挑选。
 
  她说那么多丰盛的物品供人选择,令选择的人喜悦与不断好奇。但自己知道,选中了,买到手中,也未必是物的归属与存在的方式。
 
  每个双休日下午的种种,是因为闲适与惊喜的好奇心,还是因为清醒而不舍的心态?她慢慢变得犹豫不决与小心翼翼,偶尔在街市上打来电话询问选择哪个更好。的是买了其中一两枝花,剩下的完好不动。
 
  她说她知道自己无法带走,那些留下的花,却仍然会去看。
 
  她打车在天快黑时回家,饶有兴致地做饭菜,偶尔回头看两眼插在玻璃瓶中的花。过几天,它们会被丢入垃圾桶,枯萎消灭。她说这些花,所有花,自己都无法带走。
 
  又一步/颜色
 
  她忘记点数他手中的气球有几种颜色。幼年时期,年轻的父亲曾经买来一把彩色的气球,弯下腰给她攥在手里。她自己只是笑,父亲看见她笑,便也开心了起来。那时候的快乐,是简单的事情。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
    新锦江娱乐 关闭广告